萤火虫百科

广告

温柔杀手的一生

2011-12-09 15:17:11 本文行家:舒钒

这个杀手不太冷,而且充满了艳丽和温柔,要给这种同步发光萤火虫的一生做个评价并不容易,需要2-3年的夜间细致观察。在佛教圣山峨嵋山的盘山公路旁和天仙配的故乡孝感小溪边的长期观察,我们慢慢了解这种同步发光萤火虫的一生,体会他的冷艳、残酷和灵巧。穹宇萤,发出浩瀚宇宙中繁星般的艳丽光芒。宇宙中的恒星发出的光是炽热的,铺天盖地令人窒息,而穹宇萤发出的光是由生物能三磷酸三腺苷驱动的,冷艳,多姿。雄性和雌性个体

图片 1图片 1


       这个杀手不太冷,而且充满了艳丽和温柔,要给这种同步发光萤火虫的一生做个评价并不容易,需要2-3年的夜间细致观察。在佛教圣山峨嵋山的盘山公路旁和天仙配的故乡孝感小溪边的长期观察,我们慢慢了解这种同步发光萤火虫的一生,体会他的冷艳、残酷和灵巧。
   

    穹宇萤,发出浩瀚宇宙中繁星般的艳丽光芒。宇宙中的恒星发出的光是炽热的,铺天盖地令人窒息,而穹宇萤发出的光是由生物能三磷酸三腺苷驱动的,冷艳,多姿。雄性和雌性个体发出的光色是不同的,雄性个体发出光谱为508-699纳米的光,而雌性个体则发出光谱为502-719纳米的光。这两种光虽然都属于黄色光的波段,然而雄性发光的峰值580纳米,雌性发光的峰值565纳米,两种光进入人类的眼睛视网膜后,传递给大脑的感觉是雄性发出偏橙的黄色,雌性发出偏绿的黄色。同一种萤火虫雌雄成虫发出不同光谱的光是非常罕见的,而更为奇特和壮观之处在于它发光的同步性。想象一下在无人指挥且无声的情况下,上百人跳出完全相同节奏的舞蹈是极其困难的。这里的同步性仅仅指雄性个体的同步发光,雌性个体发出的闪光脉冲和雄性个体完全不同。白天,从岩石上方垂下的茂密藤蔓枝条背面,栖息着穹宇萤雄成虫,他们等待着夜晚的到来,那是属于他们的表演时间。夜幕慢慢降临了,一只雄虫通过发达的复眼感受到了周边光强的降低,当他认为相对光强的降低到了极限时,他率先发出了一个短促的闪光脉冲,紧接着又有三只雄虫发出闪光。前四只雄虫发光的时间标志着整个表演的正式开始。小群体的雄虫发出节奏相同的快速短促的闪光,越来越多的雄性个体加入了这个合唱。通过高灵敏度的红外夜视装备和高速摄像机,我们捕捉到了雄萤完整的发光脉冲,在计算机软件的分析下,破译了这种同步发光脉冲信号。雄萤在1秒钟内可以发出8个连续快速的脉冲,整个发光序列可以持续10-20秒。整个发光雄萤群体可以划分为若干个发光单元,当一个发光单元发光停止后,另一个或几个发光单元则接替发出相同频率的闪光脉冲。群体中的发光单元可以自由组合,甚至所有的单元组合发出同一节奏的闪光脉冲。第一次发现峨嵋山盘山公路上的绵延600的同步发光萤火虫时,我目瞪口呆,身上汗毛竖起,忘掉了一切,激动不已。壮观程度不亚于注视上万人同时朝拜的景象。

 

      雌性个体躲藏在藤蔓下方的草丛中,冷静甚至漠然地注视着异性的热情表演,她同时发出缓慢温柔的闪光脉冲,0.6秒的发光和0.2秒的间隔脉冲频率完全不同于雄虫的闪光脉冲。穹宇萤不像其他生物一样好斗,通过雄性激烈的搏斗来控制对雌性的交配权,他们之间竞争雌性的方式温柔而文雅,闪光。我们目前还不清楚雌萤选择雄萤的标准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雌性对于选择配偶非常谨慎,甚至苛刻。她只能交配一次,必须选择基因优良的情郎,而雄性则可以多次交配,他们努力地彼此竞争着将自己的基因最大化的传播。一只雌萤静静地观察着,突然她飞向了栖息着一只闪光雄萤的藤条。看起来这只雄萤交到了桃花运,然而这只是成功交配的第一步,接下来的交配仪式更为重要。他慢慢爬向了雌萤,在她的头部上方停住了,他将腹部发光器卷曲贴近爱人的眼睛快速短促的闪光脉冲。这种交配仪式会持续10-20分钟,在这个仪式中,不会有其他的情敌来打扰。在整个求偶的表演中,不会有其他的打扰,除了人类。盘山公路上不时驶来运载煤矿的大卡车,从远到进的车前灯不仅会直接干扰他们的发光求偶,而且昏黄的车前灯光色非常接近雌萤的发光光谱,所有看到这种光的雄萤都会发出同步的闪光脉冲来回应讨好这个超级巨大的雌萤。

      

       交配完的雄萤飞走了,加入另一个发光群体继续追求着另外的异性,而雌萤还有最重要的任务,她必须找到一个潮湿的苔藓来产下后代。她寻找到了合适的产卵地点,静静地产下80多粒卵。她不象黑寡妇蜘蛛和螳螂来吃掉情郎来获得额外的能量,在短短的12天成虫期间,她只补充点水份,不吃任何固体食物,依靠幼虫阶段积累的脂肪来完成所有的一切。当能量消耗完后,她死掉了,而所有的努力并没有白费,20天后一批强壮的新生代出现了,希望也诞生了。

       幼虫一孵化出来就露出了他们真正的杀手面目,他们狡猾,灵巧,残酷。他们是绝顶高明的猎杀高手,他们并不象同类萤火虫一样捕食笨拙的蜗牛或蛞蝓,他们要猎杀的对象是同样危险的掠食者,大颚蚂蚁。这种蚂蚁具有非常巨大的上颚,令人畏惧的武器。水从岩石上方滴下,形成了大片的潮湿地面,这里的植被生长得非常茂密,许多昆虫在此滋生。大颚蚂蚁夜间也出来寻觅食物,然而危险正在逼近。一只穹宇萤幼虫缓慢从侧面爬向他,同时发出2.5-4秒的缓慢光脉冲来警告任何试图冒犯他的敌人。这只蚂蚁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厄运即将降临。在这个处处充满杀戮的世界,任何疏忽都会导致个体的迅速死亡,基因消失。幼虫接近了大颚蚂蚁的头部,就是这时,幼虫出击了。就象古龙小说中的绝顶杀手一样,仅仅一招,简单而致命,他的武器就是一对弯曲的“刀”——中空的上颚,类似毒蛇的毒牙。他的上颚刺进了大颚蚂蚁的头部,毒液随之注入这个倒霉鬼的体内,瞬间瓦解猎物的反抗。上颚的基部还有一对牙状结构可以咬合住猎物,使得猎物无法动弹,毒液也可顺利的注入猎物体内。毒液内的某些生化物质开始破坏分解猎物体内的器官,令人不寒而栗的是,也许猎物的大脑还是清醒的,正在注视自己的身体变成液体而被这只掠食者通过上颚吸食,慢慢地抽搐而意识逐渐模糊。

 

       真正的杀手都很谨慎和警醒。他们白天躲藏在湿润的岩石缝隙中,夜晚出来杀戮。他们是贪婪的生物,如果没有碰到合适的猎物,死亡的昆虫尸体也是他们的美味。他们有一身黑色的坚硬装甲外壳来保护自己,然而他们最脆弱的时刻是他们裂开表皮,准备生长的时刻。裂开表皮的瞬间是柔软的皱褶的白色表皮,这层膨胀的白色表皮会比原先的要大,3个小时后会硬化成黑色的装甲,而这3个小时就是他最脆弱、危险的时刻。他们狡猾地躲藏在岩石下方,令人惊叹地展示他们的绝技——倒挂金钩。他们具有一个强有力的尾足,这个尾足可以辅助他们爬行和粘附在任何表面。在1000倍的电子扫描显微镜下,我们发现在他们腹部最末一节上生长着14个左右对称的脚趾般的结构,每个脚趾上面密布排列整齐的钩子。这些脚趾结构由体内强有力的肌肉牵引伸缩,钩子可以勾住任何表面。一只幼虫爬到一个悬空岩石的正下方,他用尾足不计其数的钩子轻松勾住岩石,背部的装甲从中缝出慢慢裂开,他慢慢地松开了6只足,身体悬空,足迅速从旧的表皮脱出,利用腹部的肌肉,他的6只足又重新抓住了岩石,尾足开始快速摆动,爬行过程中,尾足从旧装中脱出。此时的他已经全身乳白色,非常脆弱,隐蔽栖息在岩石缝隙中,片刻后重抖精神。
      

       幼虫需要脱掉5次表皮才能到达成熟阶段,此时他的体内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脂肪,足以保障他的蛹期和成虫期不需要补充任何固体食物。他已经准备好了痛苦的蜕变,他找到了一个湿润的泥土,利用爪子挖了一个足以容纳他的洞穴,倒行进入,然后用上颚衔住泥土并混合粘性唾液来封住这个土室。在这个土室中,他将不吃不喝10天等待美丽而痛苦的蜕变。他首先把黑色厚重的装甲脱掉,这时已经具有了翅膀的外形和成虫的轮廓。他的幼虫点状发光器仍然可以发出强烈的光芒来警告敌人他们的血液是有毒的。第5天,在幼虫发光器的上方开始分化成带状的发光器;第7天,带状的成虫发光器开始发光;第10天,他又脱掉了一次表皮,这是翅膀是乳白色,慢慢伸展开来,3个小时内,翅膀变得非常坚硬足以带动他飞向天空,此时点状的幼虫发光器消失了,完全被带状的成虫发光器取代。他变身了,变得非常温柔而文雅,丝毫感受不到杀戮的气息,他突破了土室的顶部,一振翅飞向天空,撒出点点光芒。

       穹宇萤,发出宇宙中繁星般的光芒,璀璨而令人敬畏。他的同步发光使我们惊叹自然进化的精巧,只有这种自然选择和进化才能使得雄性个体吸引更多的雌性个体前来交配,最大化的维持整个种群的繁衍和稳定。我们也很难想象这种美丽文雅竟是建立在早期的残忍杀戮中的,而且这种轮回在年复一年的进行。我们人类的文明进化似乎与他们有种意想不到的巧合,战争——科技发展——战争,这是否是我们的宿命?我们是否有资格来评价这种可爱萤火虫的一生?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